《北游记:苏禄王传》第九章 最珍贵的礼物

2019年08月13日09:31  来源:济宁新闻客户端  作者:杨义堂

一天,东王又心事重重地来找张谦,问道:“现在我们也有大船帮了,你说说,我们要带什么礼物去见大明皇帝啊?”

张谦笑了,说:“这个,我们皇帝倒不是很在意,只要你们能去,给他面子,就应该是送给他老人家最好的礼物了!”

东王摇摇头,说:“不对,你想想看,我们万里遥远,翻山过海去见他,结果,两手空空,什么也没带,那会显得我们苏禄岛很小,很贫穷的!”

张谦笑了:“我说的是真的,过去西洋各国的使节去大明,有的带一只鹦鹉,有的带一只长颈鹿,无论带不带礼物,带什么礼物,我们皇帝都很高兴,都一样高规格接待,从来没有分过彼此!”

东王急了:“大明国那么伟大的国家,皇帝那么好的一个人,我们去见他,怎么能不带礼物呢?!”

张谦笑了,说:“好,好,只要你带着三宝太监当时给你们的金册印信,载明了你们的身份,说明是奉了皇帝的命令专程来朝觐的,其他的想要敬献的礼物,完全随你们自己的心意,真的就是随心,没有贵重与否,也没有多少与否!”

东王说:“那要我随心,我就敬献我苏禄岛最好的东西,我们最好的东西,就是大珍珠,过去也主要是销往中国,中国人最喜欢了,我不仅要带着一批我们各种各样的珍珠,还要把这世上最大的一颗珍珠,敬献给大明的皇帝!”

张谦劝阻说:“真的不需要,我们皇帝的皇宫里什么都有,他最看中的是人心,是四海一家,天下归心!”

东王生气了:“四弟啊,自从你来到苏禄岛,说的话都对,我全都信服,就你今天说的这些话,我不喜欢!我听说,你们中国是最注重礼仪的国家,什么事情都要面子,我不带最好的礼物怎么行呢?这事儿你别管了,这是我对大皇帝的心意,你就想着怎么样陪着我把礼物送到你们皇帝那里!”

张谦说:“这是必须的,那还用说啊!”

东王回到水厝王宫,他来到了母后拉西辣的房间,此时,正妃葛木宁、次妃毕碧卜也正在这里和母后说话,其实是老王后拉西辣和毕碧卜在说话,葛木宁坐在门口的矮凳上,顺从地笑着,一言不发。

东王进来,大声说:“母后啊,我要去见大明的皇帝了。”

拉西辣说:“我知道,上次不是说好了吗?你说是穆圣派你去的,我不会阻拦你的。”

东王说:“是这样,母后,我想向大明皇帝敬献一份礼物,需要母后您的同意。”

拉西辣笑着说:“好啊,你是东王,送什么礼物,你说了算!”

东王说:“我要把那个粉色的大珍珠献给大明的皇帝。”

拉西辣和葛木宁同时睁大了眼睛:“什么,那个粉色的大珍珠。”

拉西辣低下了头,痛苦不已:“唉,那个大珍珠是我们苏禄岛的镇岛之宝,是你父王留下来的,当年为了争夺这颗珍珠,你父亲和他的亲弟弟,也就是你的叔叔反目成仇,相互厮杀,两人都受了伤,不久就先后去世。我为此才哭瞎了眼睛啊!”

东王说:“母后,您说的这件事,我从小就知道,您说了好多遍了!这不是赠给别人,是献给大明的皇帝,我要拿出苏禄岛最好的礼物来,不能让大明皇帝和那里的人看不起我们!”

葛木宁走过来,关切地看着东王,眼神里充满了疑问,东王坚定地朝她点点头,她明白了东王的意思,说:“母后,东王是经过反复考虑才想到这么办的,他是对的!”

拉西辣说:“自从你们的父王和叔叔去世以后,这颗珍珠就一直锁在箱子里,从来没有打开过,我就想啊,这颗珍珠,再也不要见到它,我要等到你把王位传给儿子的时候再打开,告诉孩子们,爱和亲情比王位更重要!”

老王后说到这里,哽咽起来,再也说不下去了。

东王走过来,一边用手给母后揾泪,一边劝慰道:“母后不要伤心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再想想办法,找一个别的礼物送给大明皇帝。”

老王后突然推开东王,仰起头,睁开一双布满云翳的眼睛,仿佛看到了前面的光明:“不用,我们就送这颗大珍珠,你想去大明,毕碧卜也想去,这是对的,大明虽然遥远,但那是礼仪上国,我们祖祖辈辈都向往的地方,你把这颗珍珠献给他们皇帝,皇帝一定会高兴的,他一定不会亏待我们的!”

东王惊喜地看着母后,不知道说什么好。

拉西辣大声训斥道:“葛木宁,在干什么?还不去把大珍珠箱子搬出来!”

葛木宁问道:“母后,大珍珠放在哪里啊?”

拉西辣说:“在我床头大柜子里的最下面,黄色的小箱子,里面就是。”

葛木宁去到里屋寻找,很快,就捧出来一个黄色的小檀木箱子,东王接过来,小心翼翼地打开,捧在手里,仔细观看。

这是一颗粉色的大珍珠,像鸡蛋那么大,晶莹剔透,圆润无比,发散着柔和的光芒,真是美轮美奂!

东王和葛木宁一边看着,一边啧啧称赞。

次妃毕碧卜在珍珠富商家长大,见过无数的珍珠,这时也拍手称奇:“这么大,颜色还这么鲜艳纯正,真是太难得了!”

葛木宁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说,如果这珍珠送给了大明皇帝,我们就没有镇岛之宝了,你怎么能服众啊?”

东王叹了一口气,说道:“珍珠虽美,价值堪比一岛,过去,我们苏禄岛靠它来服众,现在情况不一样了,自从三宝太监到南洋以来,光有大珍珠不能服众了,要得到大明的认可才是镇国之宝,才能服众啊!我要带着这颗大珍珠,去见中国皇帝!”

拉西辣点点头,说道:“东王说的很对,我虽然不知道现在南洋各岛的形势,但我也知道,东王要把大珍珠献给大明皇帝,一定有他的道理,一定是最最重要的事情!我就忍痛割爱吧!”

东王抱住母后,说:“母后,谢谢,我最爱你!”

拉西辣说:“我看不见了,它的颜色还是那么鲜艳吗?”

东王再一次捧起来大珍珠,交给母后,说:“是的,您再摸摸,它还是那么温润,颜色还是那么鲜艳,就像粉红的月季花。”

拉西辣接过来,轻轻抚摸着大珍珠,自言自语地说道:“哦,它还是那么温润,颜色还是那么鲜艳,这颗珍珠上,沾着你父王和叔叔的血啊,但愿苏禄岛的悲剧不再重演!”

葛木宁说:“好啦,母后别伤心了,王爷带着大珍珠去大明,这颗大珍珠凝结着苏禄人的哎嘿情仇,能保佑王爷一路平安!”

毕碧卜新奇而又疑惑地看着这一幕,她从小到大的玩具就是各种各样的珍珠,可以说见过的珍珠无数,她不知道在一颗珍珠上面,竟然还凝结着这么多的情感,这么多恩怨情仇的故事。

毕碧卜回到娘家,见到父亲穆哈伊,把粉色大珍珠的故事向父亲绘声绘色地一说,穆哈伊却冷冷地笑了起来。

毕碧卜问:“爸爸,您笑什么?”

穆哈伊说:“他们东王家族的故事我早就知道,为了一颗珍珠,闹的血雨腥风,真是不值得!”

毕碧卜问:“怎么不值得啊,那颗大珍珠,我见了,确实好啊!粉嫩粉嫩的,那么晶莹剔透,我真喜欢!”

穆哈伊冷笑道:“那颗珍珠虽然好,但如今已经不是最好的了。”

毕碧卜惊讶地说:“真的吗?哪里还会有更好的珍珠?”  

穆哈伊说:“最近,我已经得到了一个更大更好的珍珠!那是一颗青色的大珍珠,就像青草上露珠的颜色,直径有七寸大,捧在手里沉甸甸的!”

毕碧卜拍着手说:“哎呀,太好了,如果您的这颗珍珠送给东王,他一定会喜欢的!”

穆哈伊看着毕碧卜,十分不解:“哼,我凭什么送给他?他对我女儿这么不好,我要让大家知道,苏禄岛最好的珍珠不在东王家族,而在我这里,我才是这世上最棒的珍珠商人!我要它用来交换我认为最需要的东西!”

毕碧卜说:“现在王后很喜欢我,如果您把这颗大青色珍珠给东王,让把那颗粉红珍珠给王后留下来,东王和拉西辣一定会很感激,说不定会废除葛木宁那个讨厌的奴仆,封我为王妃的!”

穆哈伊问女儿:“如果能为我女儿带来正妃的地位,这颗珍珠就物有所值,乖乖,我不给你还给谁呢?但是,我一定要和东王谈清楚!不让你当正妃,他就别想得到这颗珍珠!”

毕碧卜说:“好的,我回去告诉东王,让他来求您!”

毕碧卜回到了王宫,告诉东王,父亲穆哈伊有一颗更大更好的珍珠,东王非常高兴,惊喜地抓住毕碧卜的胳膊,使劲摇晃道:“简直太好了,是真主知道我要去大明朝拜,专门赐给我的吧!你保证比看到的粉色大珍珠更好?”

毕碧卜尖叫道:“你弄疼我了!平常都不看我一眼,一听说有大珍珠,竟然这么野蛮!”

东望放开了她,说:“对不起,毕碧卜,你知道你带来了多么令人惊喜的消息!有了这颗大珍珠,我就不用拿母后的那颗粉色珍珠了,免得母后伤心。毕碧卜,你快去叫穆哈伊带着珍珠过来,我要看看!”

毕碧卜说:“我父亲说了,他不会来的,也不会把珍珠送给你!”

东王惊讶地问道:“为什么?”

毕碧卜说:“你应该知道的,我父亲是个商人,一个小贝壳也从来不会施舍任何人,别说这样贵重的宝贝了!”

东王说:“那我就去找他,看他需要什么,我一定要拿到那颗更大更好的珍珠!”

东王急匆匆地走了,毕碧卜心里一遍又一遍荡漾起幸福的潮水:为了拿到青色大珍珠,东王一定会答应父亲,废掉葛木宁,把自己扶上正妃的宝座!

东王来到珍珠商穆哈伊的家里,这是一个比王宫还要大的水厝木屋,走进房间内,看到穆哈伊还在捧着那颗青色珍珠欣赏呢,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色彩。

东王抹抹额头,对穆哈伊说:“尊敬的穆哈伊,听说您有一颗巨大的青色珍珠,就是这一颗吗?”

穆哈伊把珍珠放在桌子上,说:“看看,怎么样,这是我最近买来的一颗,几乎花光了我全部的钱财!”

东王说:“怎么会呢,谁不知道您是苏禄岛最富的阔佬?”

穆哈伊说:“你看看,这颗珍珠的成色,怎么样啊?”

东王端详着这颗珍珠,这颗珍珠真大啊,足足有两个拳头并在一起那么大,淡淡的青色,像澄碧的海水,又像大树舒展的一叶新绿,这么大的珍珠,会是多么大的海蚌吐出来的呢?它在海蚌壳里会孵化多少年才能长这么大呢?天哪,真是不敢想象!

东王看着大珍珠,啧啧称奇,穆哈伊却哈哈哈大笑起来:“怎么样,王爷,这颗珍珠怎么样啊?”

东王说:“太珍贵了,价值能买下我们苏禄三岛!”

穆哈伊说:“不愧是我们苏禄岛的王爷,识货!”

东王说:“我要去大明朝拜,一定要拿出代表苏禄岛最好的礼物,非这颗珍珠莫属!”

穆哈伊再次哈哈大笑:“我是个商人,不会像你那样,无缘无故地献给什么人,我不同意。”

东王追问道:“那您说有什么条件?”

穆哈伊小声说:“让我们的毕碧卜当上正妃。”

东王看着穆哈伊,摇着头,着急地说:“是毕碧卜要你这么做的吗?不可能的事情!”

穆哈伊说:“哪里是毕碧卜说的,她是我的女儿,我要为他争取利益!”

东王逼近穆哈伊,说:“还有其他办法吗?比如,你还有什么要求?”

穆哈伊仰着头说:“我就这一个要求,其他都免谈!你可以回去了!”

东王看着穆哈伊那贪婪的眼睛,冷笑着说:“不,我可以给你其他的条件,你听我说,我可以让你的家族成为达图,就是王族,怎么样?”

穆哈伊惊喜地说:“天啊,让我的家族也成为王族?是真的吗?”

东王说:“是真的,我要禀告母后,并昭告全体苏禄人,让你拥有这至高无上的家族荣誉!”

穆哈伊跳起来,叫道:“成交!一颗大珍珠能改变我家族祖祖辈辈的命运,太好了!”

说完,他又低下头,小声说:“女儿啊,对不起了,父亲不能为你争取利益了,家族的利益更重要啊!”

东王捧起大珍珠,回到王宫里,毕碧卜早已经在门口等待了,她高兴地问:“你和我父亲成交了?”

东王说:“成交了。”

毕碧卜说:“那我就是正妃了?”

东王说:“不是,你还是侧妃。”

毕碧卜气得叫起来:“那你们成交的什么?”

东王说:“恭喜你,你已经是达图家族的女儿了!”

毕碧卜气呼呼地去找他的父亲,一边走,一边叫嚷着:“老东西,你们竟然把我给出卖了!”

东王邀请穆哈伊全家一起来到王宫,举行一个王族接纳仪式,穆哈伊捧起那个青色大珍珠,正式交给东王。

东王拉着穆哈伊的手,举过头顶,郑重宣布:“感谢穆哈伊为苏禄岛贡献的青色大珍珠,我将要和大家一起,带着大珍珠去大明国朝拜,希望大家踊跃报名,一起去大明国!现在我宣布,穆哈伊和他的家族已经荣升达图了,成为苏禄岛上最高贵的王族!”

大家一起抹抹自己的额头,向穆哈伊表示祝贺,穆哈伊得意洋洋,可是毕碧卜却坐在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里,撅着嘴,不说一句话。

苏禄岛东王将一个巨大的珍珠奉献给大明皇帝的消息很快传到了达威达威岛,西王和独眼龙也在山洞里商量带什么礼物的问题。

独眼龙眨巴着一只瞎眼,说:“东王得到了一颗大珍珠,据说有两个拳头那么大,是举世少有,我们也别想有什么更好的礼物了!再说了,他带着我们去,那礼物也代表着我们苏禄三岛,我们面子上也有光啊!”

黑黑胖胖的西王看着独眼龙,生气地说:“我们达威达威岛,比苏禄岛还要大,怎么能让他占了上风?不行!”

独眼龙马上掉转风向,说:“对,我们不能让东王占了上风,我们西王爷有的是好东西,哪一样都比他苏禄岛的好!”

西王点点头,得意地笑着说:“说得好,我的好东西有的是,你在外面等着,我从藏宝室里拿出件好宝贝来,让你开开眼。”

独眼龙说:“您带我一起进去,看看您的宝贝,好吗?”

西王斩钉截铁地说:“不行,你不能进,你看了,就会惦记上了,好好在这里等着!”

一会儿工夫,西王捧着一树红珊瑚出来了,样子像老树虬枝,颜色深红,质地莹润,煞是好看!

独眼龙惊呆了:“哎呀,这么好的东西,您一定要好好保留着,千秋万代,都不能拿出来!”

西王说:“胡说,我要把这一树红珊瑚送给大明皇帝,怎么样?”

独眼龙说:“您真的舍得把它送出去?他们大明的皇帝虽然宝贝很多,但是,像这么大,这么好品相的红珊瑚,绝对没有!”

西王点点头,自信满满地说:“那是自然,大明国不产珊瑚,运到那里去的也毕竟是少数,就是在我们达威达威岛,我这一树红珊瑚,也是五百年来绝无仅有!我要把它献给大明皇帝,那老头儿一定会喜欢这株珊瑚树,将我列为苏禄第一王!”

独眼龙说:“那肯定,这是多么好的礼物啊!太珍贵了,也就是你西王胸怀大,别说我没有,就是我有这么好的东西,我也舍不得送人啊!”

西王得意地笑了:“嘿嘿,就这么办,我们一定要压住东王,让大明皇帝看一看,我达威达威岛才是苏禄三岛的第一!”

我来说两句 0人参与,0条评论
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版权及免责声明:本网所转载稿件、图片、视频等内容仅出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公司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jnxww@163.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友情链接:博美开户:QQ:83599581  博美  博美股东  博美国际  博美国际主管  博美国际招商  博美主管  博美招商  博美国际平台  博美平台  博美国际官方  博美官方  博美国际注册  博美国际开户  博美注册  博美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