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历史小说《北游记:苏禄王传》故事梗概

2019年07月22日09:59  来源:济宁新闻客户端  作者:杨义堂

长篇历史小说《北游记:苏禄王传》写的是大明永乐年间,在郑和下西洋的感召下,南洋苏禄国东王巴都葛巴哈刺带领三位王爷、王妃和他们的家人、部族340余人梯山航海、倾国来朝的真实故事。

《北游记:苏禄王传》展现的是一幅瑰丽迷人的南洋异域风情,一次惊涛骇浪的海上丝绸之路,一卷万邦来仪的明朝宏大史诗,一段海枯石烂的铁血爱恨情仇。她回应辉煌历史,继承民族文学传统,切合当代脉搏,是一部反映海上丝绸之路、中国大运河两大世界文化遗产的优秀长篇作品,对于加强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加深中菲友谊、展示中华民族爱好和平的历史,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北游故事,堪比西游

——杨义堂长篇新作《北游记:苏禄王传》序

黄亚洲

2016年的这个深秋有些特别,菲律宾新任总统杜特尔特一反其前任和中国作对、并拿南海仲裁案大肆搅局的做法,带着250多人的庞大团队,出访东盟外的第一国就选择了中国,并且在和习近平主席会谈时说:“虽然我们来到贵国时冬天将至,但这是两国关系的春天。”

习近平主席说,中菲是隔海相望的近邻,两国人民是血缘相亲的兄弟。并且提到了一个人,一位600年前带着比杜特尔特先生的使团还要庞大的队伍,“梯山航海”来中华朝贡的菲律宾苏禄国国王,并且提议在明年共同举办纪念活动。

许多人不知道苏禄王爷北游的故事,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苏禄国的东王与西王、峒王妃当年能如此率众不顾生死,以简陋航舟北渡茫茫大海来中国北京朝拜大明皇帝,一路波澜,一路惊秫。

更不知道这位东王在北游中华之时,还不幸病亡于我们的山东德州,直教当时的永乐皇帝伤心得要死,赶紧下旨在德州为其建墓,甚至,还赐予留在德州的苏禄东王后人以祭田和家仆,这么一来,苏禄东王的后代也从此在山东、在中国繁衍了开来,因此不少中国人的血液里,有菲律宾苏禄岛人的因子。

一段多么有意思的被海水与政治浸透了的史实!

三年前我为写作诗集《我在孔子故里歌唱》多次在济宁采风,因此有机会听杨义堂讲述这段奇事,后来再查看一些资讯,才明白这些菲律宾苏禄群岛王爷的北上朝贡,与郑和下西洋的扬大国之威有关,与不发达的小国争取搭上崛起大国的经济顺风车有关,与现实政治有关。

再往根子里说,与民族发展的硬道理有关,与热切的民心有关。

谁不想把日子过好一点啊!

既然做了邻居,谁不想搭个顺风车。动刀动枪的,傻啊。

说实话,在国际上做邻居,也是大陆板块的前世有缘。多少年修来的。

杨义堂当时就对我说,他想把这一段史实波澜壮阔地写出来。我觉得好。但是没想到这么快他就完成了壮举,简直有苏禄王爷的意志。

真想对杨义堂开玩笑说,快查验一下血液,看看有没有夹带苏禄因子。

写这段史实,确实有意义。首先,它是地缘政治正确逻辑的文学反映。要合作要友谊要谈判,不要吵架不要战争不要硝烟,多好。

其次,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构想,有了一个文学上的历史观照,叫人拍案惊奇,叫人掩卷深思,多好。

也可以说,这部小说,是中国当代文学界向“一带一路”战略贡献的一份厚礼。这样说不过分。

可贵的是,杨义堂把南洋苏禄国东王巴都葛巴哈剌带领西王麻哈喇葛麻丁、峒王妃巴都葛叭喇卜和他们的家人、部族共340余人,“航涨海,汛鲸波,不惮数万里之遥,执玉帛,奉金表,来朝京师”这个故事,描绘得跌宕起伏。无论是几个王爷之间过往的恩恩怨怨,还是三宝太监郑和对他们的教育与启示,甚至是他们砍伐大树将独木舟捆成船帮,在茫茫大海上经历的一次次生死考验,包括西王的撞船、鲨鱼的攻击、海盗的围困、海市蜃楼的迷向、大台风的肆虐、途中吴哥国王的误解与随之而来的险境,所有这些,都使人读来拍案,从中感受到历史的奇诡与朴实。

这就很有些西天取经的“西游”意味了。《西游记》中的九九八十一难,在这个《北游记》中,有了波涛与鲨鱼的押韵。

历史,实际上就是各种精神、文化之“游”的交杂。

但愿这个北游故事,也与西游一样,以后,有多种艺术样式的传播,在屏幕、银幕、电游中,放出异彩。

还有一点很值得肯定,那就是杨义堂的历史小说写作,执笔态度是极为严肃的。他曾经出版过《大孔府》《大运河》《抗战救护队》等长篇文学作品,他摒弃戏说,重视考据,着眼“文史一家”。在写作之前,他不仅大量搜集与掌握历史文献,还深入研究当时的时代背景、地理状况、风土民情,甚至那个时代各国国王的名字、永乐年间运河沿线各州知州的名字,都进行了一一考证,获得专家的认可。这样的写作态度,确是难能可贵的。因此也可以说,他的这部小说,可当作一部具有史籍意义的教科书来读。

我在写这篇序言的时候,电视新闻正在播着菲律宾总统访问北京的消息,我看见了中国外交部长与这位性情爽直的总统在机场紧紧相握的画面。

忽然想,这幅画面的截图,作为杨义堂这部长篇小说的封底插画,或许是般配的。

当然,画面的背景是专机,而不是捆在一起的独木舟。

(序言作者为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影视委员会副主任、《诗刊》编委。曾任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共十六大代表、第六届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第六届浙江省作家协会主席。中国鲁迅文学奖得主。)

主要人物

东王巴都葛巴哈喇,住在苏禄群岛霍洛岛,一个皈依了伊斯兰教的部落王爷,他高大健壮,虔诚、有责任心。他有两个妃子,三个儿子。郑和的船队来到苏禄,与之结拜为兄弟,他希望借助大明的力量,为苏禄国百姓造福,传播伊斯兰教,保存东王的尊贵地位。因此,劝说西王、峒王妃一起,渡过重洋,来大明朝贡。一路上,在惊涛骇浪中,与西王的破坏、海盗的恫吓、鲨鱼群的追赶、台风的施虐等进行顽强的斗争,终于来到中国,实现了自己的夙愿。但是在回国途中,不幸病殁。

西王麻哈喇葛麻丁,当地一个部落的王爷。住达威达威群岛,大胖子,长着一身棕色长毛,野蛮粗鲁,自私而又狂妄,一直想战胜东王。他开始不愿意去大明,后来想通了,想到大明来领赏,他在航海中不断制造困难,是一个“麻烦制作者”。

峒王妃巴都葛叭喇卜,一个美丽、爱唱歌的女人,住在巴西兰群岛,她的丈夫峒王在与西王的争斗中去世,西王想占有她,她没有上当,跟着东王来大明朝拜。在航海途中,儿子不幸去世。最后,她被永乐皇帝封为峒王,成为一代女王。她的歌声给艰辛的航行增添了美丽的色彩。

张谦,郑和船队的一名太监、通事(翻译),身材瘦小,说话的声音像一个没有变声的少年,但是却足智多谋,会武功,懂得航海知识,是苏禄船队的航海顾问。

独眼龙,原名陈小九,大海盗陈祖义的义子,原是一名海盗,被郑和的船队打瞎了一只眼,侥幸逃脱,骗取了西王的信任,当了西王的管家和心腹,为西王出了许多坏主意。

东王妃葛木宁,温柔善良,东王的女仆出身,和东王感情很深。但是婆婆嫌弃她出身低微,没有给她王后的名分。她对东王十分崇拜,始终支持东王。

东王次妃毕碧卜,大珍珠商的女儿,东王的母亲拉西辣喜欢她,但是,东王不喜欢他,在来大明的路上,才得到了东王的认可,找到了自己的归宿。

东王长子都马含,小大人,不善言谈,总是默默地为父亲分忧。

东王次子温哈刺,不爱说话,但是爱思考,有文采,喜爱中国唐诗。

东王三子安都鲁,小鬼精灵。

东王妃的女仆哈拉一林,东王妃的侄女,小女汉子,野蛮,为葛木宁争取利益,不允许毕碧卜欺负她,她爱温哈剌,后来,成为东王次子温哈刺的妻子。

东王次妃的女仆息剌安,聪明善良,不愿意加害东王妃葛木宁,受到毕碧卜的谩骂和惩罚,后来成为东王三子安都鲁的妻子。

往后拉西辣,东王的母亲,双目失明,她不喜欢奴仆出身的王妃葛木宁,喜欢商人的女儿、次妃毕碧卜,处处与葛木宁做对。但是他爱自己的儿子东王,东王在来大明的路上一直都很想念她。

穆哈伊,东王次妃毕碧卜的父亲,珍珠商人,他希望用自己的财宝换取东王对女儿毕碧卜的爱。

永乐皇帝,靠发动靖难之役才夺得了侄子的皇位,他一直想树立自己的正统地位,派郑和下西洋,对外藩诸国“厚往薄来”,树立“万国朝宗”的大明气象。

郑和,大太监,航海家,膀阔腰圆,身材高大,却声音细小,回回人。他七次下西洋,宣扬大明皇帝的诏书和文德武功,支持东王巴都葛叭哈剌,劝他来大明朝贡。

楔子

2016年10月18日晚8时许,在浓浓夜色中,一架外国元首的专机呼啸而来,停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健步走下舷梯,早已经等在这里的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上前迎接,对杜特尔特总统的到访表示真诚的欢迎。在杜特尔特身后,是菲律宾外交部、财政部、农业部等官员,以及企业界人士和媒体记者等250多人的大型访华团。

9月20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杜特尔特亲切会谈,就改善发展双边关系、深化各领域合作以及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入交换意见。习近平主席指出,中菲是隔海相望的近邻,两国人民是血缘相亲的兄弟。虽然我们之间经历风雨,但睦邻友好的情感基础和合作意愿没有变。中方高度重视中菲关系,愿同菲方一道努力,不断增进政治互信、深化互利合作、妥善处理分歧,做感情上相近相通、合作中互帮互助、发展中携手前行的睦邻友好伙伴。

习近平就中菲关系未来发展提出了双方要加强政治互信、开展务实合作、推动民间往来、加强地区和多边事务合作的四点建议。杜特尔特表示,中国是伟大的国家,菲中悠久的友谊不可动摇。中国巨大发展成就令世人钦佩。当前,菲中两国发展战略高度契合,双方合作拥有广泛的增长空间。

李克强总理、张德江委员长也分别会见了杜特尔特总统。张高丽副总理还和他共同出席了中菲经贸合作论坛开幕式。

会谈前,习近平主席在人民大会堂东门外广场为杜特尔特举行欢迎仪式。两国元首还共同见证了中菲经贸、投资、产能、农业、新闻、质检、旅游、禁毒、金融、海警、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共13个双边合作文件的签署。

杜特尔特的这次访华来之不易。在美国及西方一些国家和势力的鼓动下,菲律宾前任总统阿基诺三世不顾中国强烈反对,一意孤行,单方面提起所谓南海仲裁。尤其是2016年7月,设在荷兰海牙的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公布所谓的 “仲裁结果”,使两国关系出现倒退,既影响到菲律宾的自身发展,也搅乱了地区和平与稳定。

杜特尔特就任菲总统后,摒弃了阿基诺三世政府在南海问题上的做法,开始重拾对华友好。杜特尔特在竞选演讲中明确表示,愿意搁置南海主权争端,愿同中方一同开发南海。此后,杜特尔特在不同场合表达改善对华关系的积极愿望。杜特尔特总统的来访,获得了超规格的接待,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的成就,为中菲关系掀开了新的一页,也是世界政治格局中的一件大事,使得一些域外国家借南海仲裁案围堵中国的图谋一下子破产了!

在习近平主席与杜特尔特会谈的时候,习主席提到了一个十分重要而又陌生的历史人物——600年前来中国朝贡的菲律宾苏禄王,建议两国就2017年苏禄王首次赴华600周年开展系列纪念活动。

习主席亲自提到的这位苏禄王是谁?他600年前为什么要来中国朝贡?他是怎么来的?怎么又病逝在了山东德州?之后,许多记者纷纷赴山东德州苏禄王墓进行采访。

在山东省德州市北郊有一处普通的村落,叫做北营村,就是苏禄王的墓葬和他的后裔世居之地。这个村子的村民大都姓温、安二姓,祖祖辈辈传说,他们的祖先是在遥远的南洋苏禄国的一个东王,他带着西王、峒王和家人、部族等340人的庞大使团来朝拜明朝永乐皇帝,不幸于回国途中,在山东德州“遭疾殒殁”,永乐皇帝十分悲痛,派员来德州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并赐谥号“恭定”,建造了这座王陵。

苏禄王墓是一座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墓园完全按照中国亲王陵寝的格局而建,神道两侧对称排列着翁仲、石狮、石虎、石豹、石羊和华表等石仪。神路东侧的御碑亭内,有明成祖亲撰“御制苏禄王东王碑”的碑文,额雕蟠龙,龟跌承驮,显示着皇恩浩荡。

神道尽头矗立一座高大的仪门——祾恩门。进得祾恩门,是中心建筑祾恩殿,殿内供奉有东王的画像,画像上的东王方面虬髯,头戴乌纱,身着蟒袍,腰系玉带,足蹬朝靴,完全是明代官员打扮。四周墙壁上挂着有关苏禄王及古苏禄国的介绍和中菲两国政要、来宾访问时留下的图片。菲律宾总统中国事务特使、上好佳集团董事长施恭旗先生就曾5次来德州祭拜苏禄王,并捐资200多万元帮助修复这座陵墓。

祾恩殿后面是苏禄王墓,墓碑题刻着“苏禄国恭定王墓”。墓的基座呈圆形,砌石作护,四周松柏苍翠,坟冢上芳草萋萋。在陵园的东侧,有王妃葛木宁与二位王子温哈喇、安都鲁的墓,三墓相依,与东王墓相望。陵园的西侧,有一座古朴典雅的清真寺,供北营村的苏禄王后人们念经礼拜。

如今,随着城市的发展,这座苏禄王墓和苏禄王后裔们居住的村庄已经淹没在城市的高楼大厦之中。记者们在苏禄王墓寻访,到北营村和村民们座谈,一起畅想当年苏禄王来中国的伟大而艰辛的历程,一个相传了600年的故事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我来说两句 0人参与,0条评论
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版权及免责声明:本网所转载稿件、图片、视频等内容仅出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公司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jnxww@163.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友情链接:博美开户:QQ:83599581  博美  博美股东  博美国际  博美国际主管  博美国际招商  博美主管  博美招商  博美国际平台  博美平台  博美国际官方  博美官方  博美国际注册  博美国际开户  博美注册  博美开户